“学校食堂小道具h”- 智能家居系统-家核优居

高考在即 “体育康养”成年轻人新选项|学校食堂小道具h

第1 学校食堂小道具h👎

第2 🙌公主城堡帐篷内器🕗

第3 学校食堂小道具h♏️

第4 强㢨the癶乀pro中国🖤

第5 👎学校食堂小道具h🍙

第6 🍩学校食堂小道具h🍬

第7 吃瓜51吃瓜戴璐蘑菇✋

第8 😰黑料门今日黑料最新⛳️

第9 学校食堂小道具h🥢

第10 x7x7x7x7任意噪水蜜桃😾

  又一年高考进入倒计时,涉及体育、养老、医疗等热门领域的全新专业“体育康养”将“遇见”选择它的第一批考生。

  3月,教育部发布最新版《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》,24种新专业被批准列入,体育康养专业是其中之一,广州体育学院也成为国内首个设置体育康养专业的高校。

  “康养包括健康状态的保养、亚健康状态的疗养和临床状态的医养,康养作为健康促进的重要手段得到重视,对康养专业人才的需求也随之剧增。”作为体育康养专业负责人,广州体育学院科学技术部主任朱琳手机里塞满祝贺,她感受到各界对新专业的关注,更意识到,想要梧桐引凤,得先厘清根系枝叶,让各界看到“体育康养”这棵绿树“成荫”的可能。

  健康老龄化的“必选项”

  “‘养’不是静止不动,而是要合理地加入运动。”朱琳对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表示,体育康养是通过体育的手段改善人的身、心、神并使其不断趋于最佳状态的行为活动,纠正社会对体育尤其是老年人参与体育活动的刻板印象是勾勒“体育康养”的关键一步。

  据国家卫生健康委测算,2035年左右,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比重将超过30%,进入重度老龄化阶段。且我国的老龄化问题不只老龄人口基数大、老龄化速度快,更重要的是,健康水平有待提升。以国家卫生健康委在《“十四五”健康老龄化规划》中提到的“78%以上的老年人至少患有一种慢性病”推算,当前,我国患有一种以上慢性病的60岁以上老人约有2.2亿。

  国家卫生健康委老龄健康司司长王海东表示,健康老龄化是应对人口老龄化成本最低、效益最好的途径。

  “体育康养恰是健康老龄化的重要手段。”在朱琳看来,运动作为健康干预的非医疗手段,越来越被国家、行业和个人认同,“它可以起到预防疾病、辅助治疗疾病等作用,更重要的是,能够培养主动健康意识”。

  作为中国较早进入人口深度老龄化的城市,上海早在2016年就开始探索“体医养融合”,成立长者运动健康之家,辐射周边社区1公里范围内的老年人,为他们提供健康监测、科学指导、器械锻炼、健康讲座、运动方案制定、慢病运动干预和社交娱乐等专业服务,以运动促健康,更好地发挥体育“治未病”功能。

  上海市体育局、上海体育大学上海运动与健康产业协同创新中心共同完成的《2022年上海市长者运动健康之家发展报告》显示,在长者运动健康之家锻炼的老年人运动效果显著。95%的老年人养成了运动前和运动后测量血压、心率的习惯;79.84%的老年人认为精神状态得到显著改善;55.69%的老年人认为睡眠质量有所提高;44.91%的老年人血压得到改善;32.53%的老年人便秘问题得到改善;32.14%的老年人通过规律运动缓解颈肩腰腿痛;22.55%的老年人血糖得到改善;20.56%的老年人体重下降、肌力水平提升,体型得到改善;还有16.97%的老年人记忆力得到改善。此外,通过跟踪分析2022年到长者运动健康之家锻炼的部分老年人前后医保支出情况发现,2097位老年人共节省414万元医保支出。

  凭借适老化改造后的健身器械、专业人员指导训练,满足了老年人多样化健身需求的长者运动健康之家,至2023年年底已在上海建有136家,建立超过1万份运动健康档案。

  “在此过程中,最大的瓶颈就是人才。”上海体育大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吴雪萍全程参与项目发展,她对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透露,随着运动参与愈深入,参与健身的老年人提出的问题愈专业,这就对运动指导师提出了更高的专业性要求。但实际上,具有运动康复、运动训练等相关学科背景的人才,选择到此就业的比例非常小。“这些专业看似和体育康养领域有高度相关性,但技能、就业预期等方面确实存在不匹配的情况。”因此,新增体育康养专业无疑是有效解决人才瓶颈的方法之一,“至少对选择这些专业的学生而言,无论是课程的匹配度还是对就业方向的清晰度,都能让他们更容易获得成长空间,产生对行业的认同感”。

  不是“护工”而是“运动健康师”

  “尽管,国内已有运动康复、休闲体育、社会体育指导与管理等专业人才,可以指导公众进行体育锻炼,但尚未见设立以老年人为主要服务对象,以体育为主要手段,以康养为主要目标的体育康养专业。”朱琳表示,不同的专业目标、课程体系造就不同的人才,例如,体育教育专业的毕业生,主要就业方向为体育教师和教练,就必须了解怎么和小朋友打交道,同样,作为主动应对人口老龄化需要而设立的体育康养专业,培养的复合型交叉人才也必须“懂得和老年人打交道”。

  长年关注老年体育领域的吴雪萍记得,课堂上,学生总认为,给老年人设计好符合身体情况需求的训练方案就是全部工作,但通过在长者运动健康之家的实践,他们会发现,和年轻人沟通过程中“老人家会变得像小朋友的状态”,部分还伴随焦虑、认知障碍、孤独感,此时,她便要求学生必须增加和老年人聊天的频率、改善沟通方式,以寻找到隐性的问题,“像心理医生一样,能不能了解老人家们想什么,也是未来从业者应具备的一种能力。”因此,她强调,“和老年人打交道”不等于让学生成为“护工”,而要成为“运动健康师”,“要培养他们成为技术型人才”。

  面对业内期待,朱琳表示,对于这一全新的学科,学校将调动结合养老、体育、医疗等多方面的师资力量支撑办学,多方位加强对学生专业素质的培养。以体育实践为例,会选择更适合老年人的门球、高尔夫球、八段锦、太极拳等偏中低强度运动专注教学,同时,必须完成运动解剖学、运动生理学等体育学科门类下的7个必修课程,还要掌握体育赛事组织、游戏编排等技能;医学教育,必须掌握基础医学知识,了解不同种类疾病和运动的关联,规避运动风险,合理地开出运动处方;同时设置口才演讲、社交礼仪、心理学等方面的课程,提升学生和老年人沟通的能力,“我们希望能在康复医疗机构、高端养老机构等为学生提供大量实践机会,通过实践去填平跨领域存在的沟壑”。

  对于体育康养专业的人才培养方向,长者运动健康之家运营负责人张亚博感到欣喜,从就业单位的角度来说,他期待在实际工作中遇到专业知识完备、有耐心、有爱心、充满活力的年轻人,但他建议,人才培养过程中,可以增加业界和学界的互动交流,让学生真正了解行业的现状和发展前景,提早树立目标再投入学习,“因为你要从事的工作更多会面向老年人、甚至残疾人等弱势群体,同理心非常重要,你得从你的专业角度去给他们树立信心”。

  为年轻人亮起更多“绿灯”

  “目前,体育康养领域整体还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。”张亚博坦言,从就业环境而言,这一新兴领域还有很多“绿灯”需要为年轻人亮起,例如,搭建资格评定的考核体系,构筑上升通道,扶持相关企业,为年轻人提供更多选择等。但在实际工作中,年轻人已经拥有了广阔的成长平台,从体适能评估到开具运动处方、从指导训练到组织比赛,“有专业知识、有活力的年轻人,特别受到老年朋友欢迎”。

  张亚博笃信,随着国家在体育康养产业有更多政策扶持、政府和企业产生更多联动,该领域的就业岗位会越来越多,“希望将来的从业者们,不要仅把自己当作运动健康促进行业的服务者,还要让自己成为健康的传递者”。

  张亚博的期待,在现实中已经显现。“十三五”期间,全国各类养老服务机构(包括养老机构、社区养老服务机构)和设施从11.6万个增加到32.9万个,以老年人为主要服务对象的教育培训、文化娱乐、健康养生、旅居养老等融合发展的新业态不断涌现。而养老服务行业的发展也促进了社会对相关专业人才的需求,《“十四五”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服务体系规划》对2025年老年人配备的社会工作者人数目标值设定为每千名老人配备1人以上。

  “体育康养作为养老服务业中主动健康的重要手段,相关行业对专业人才的需求巨大。”朱琳表示,根据规划,高品质康养机构、社区街道的健康服务站、卫生健康管理部门,甚至老年大学都将成为体育康养专业学生的就业方向,“作为教育工作者,我们都希望为下一代寻找更具有竞争力的路径,探索体育康养专业,不仅是为学生搏个未来,也是为我们自己搏个未来。”

  在吴雪萍看来,无论是政策的扶持还是新专业的成立,这些新变化都可以看作社会释放的积极信号,“年轻人选择专业应具有更长远的眼光,在小苗萌发之处,你就参与其中,等将来长成参天大树,你或许就是符合需求的那个人才”。

  本报北京5月27日电

 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梁璇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dvbpqqexhsxgbdsnfvnfedpltiqryhbcdcsttwrapohqsaexvrdzvt

发布于:北京市